当前位置:首页> 财经 >上善若水,“圆形”的液态组织是这样形成的

上善若水,“圆形”的液态组织是这样形成的!

发布日期:2019-12-01 12:09:23 查看次数: 4519 

核心提示: 多中心化,适合同一价值观的不同成员,在各自的领域里开展工作——这是液态组织,水的组织将给予人类社会生生不息的创造力量。合创制的组织整体是一个大圈,涵盖着各成员组成的小圈。当小圈中的“角色”与大圈的“代

多中心,适合不同成员的相同价值观,在各自的领域工作——这是一个流动的组织,水组织将给人类社会无尽的创造力。

温:何日生(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兼慈济基金会主任)

责任编辑:李静

金字塔组织和社会的概念已经统治了人类几个世纪。决策权是少数,精英是少数。少数精英领导大多数公众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规则。然而,金字塔形组织造成的不平等和阶级对立困扰了人类社会几个世纪。

那么,一个违背东方佛教思想二元对立的循环组织“不上不下,不上不下,可以上上下下”,能进入组织层面运行实践吗?

权力下放的前提是同情心的统一。

哈佛大学在当代商业组织的案例研究中提出了敏捷这个术语,即小单位的运作可以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。让一线员工开发创造自己的产品,真正反映市场需求。

《哈佛管理学院》杂志最近一期提到,大公司将原来的庞大系统分成数百个敏捷的小单元,允许小单元的成员学习和控制自己的质量。在这种情况下,敏捷管理模式成功的前提是员工必须与管理层有一致的理念,否则产品质量将难以控制。

这种“一致性概念”与其说是对利润的追求,不如说是对消费者的同情和利他主义。

因为,如果这种小单位成员以利润为前提,很难不出现产品的弊端。然而,如果我们从对消费者的同情出发,以利他主义为动机,他们创造的产品就不会有可控性的缺陷。

目前,采用敏捷或holacracy(共同创造)的公司都旨在组织小型单位,使小型单位的成员具有创造效率,并加强小型单位之间的有效沟通。

这些大公司的创新模式可能是哈佛管理杂志学者从未触及的“同情心培养”。一旦成员们对消费者、股东和环境产生了真正的同情心,他们就会尽最大努力去创造,而不会损害公司的利益,特别是消费者和环境的利益。培养小单位成员的同情心是扁平化组织和分散化组织的重要目标。

共同创造组织:每个人既是领导者又是领导者

美国费城发展的holacracy专注于组织成员的“角色”——员工可以在一个组织中同时扮演不同的角色,每个角色都可以做出自己的决定。共同创建的组织作为一个整体是一个大圈,覆盖成员的小圈。每个小圈子都是一个独立的单位,可以在市场上做出自己的决定。在几个小圈子之间有联系的代表负责协调。大圈子也派代表参加小圈子会议,以便为小圈子成员完成任务提供更好的条件。

当小圈子里的“角色”的意见与大圈子里的“代表”的意见不同时,大圈子的代表必须尊重小圈子里的角色的意见。这是一项由双方共同发起的开创性举措。一旦一个大圈子的代表选择了一个人在小圈子里扮演一个角色,他必须尊重小圈子的意见和决定。

让前线成员做决定,这是共同创造的一个特征。小圈子的成员扮演不同的角色。每个角色负责不同的专业。每个人都应该听听他的专业决定。同样,成员也必须合作并遵循其他角色做出的专业决策。所以每个人既是领导者又是领导者。

共同创作组织的成员可以独立加入任何创作团队,因此他们可以非常灵活地展示多中心系统的创造力。共同创造是以角色为中心的,允许组织中的个人扮演各种角色,这样他们的潜力可以发挥出来,新的想法可以自主开发。联合创始人布莱恩·罗布森(Brian Robson)强调,联合创建的组织不是静态的,而是不断变化的。

它不是传统的等级制度,而是身体的细胞,每个个体都有完整的功能,每个细胞都属于一个完整的器官,每个器官都属于身体。这是共同创造的特征。它的优点是使组织灵活,能够应对外部世界不断变化的信息、服务和产品。

多元化与同心圆组织:走向永远留在第一线

美国加州大学的理查德·麦德森教授曾在慈济功勋协会发表演讲。在他的演讲中,他不仅赞扬了慈济对世界的慈善贡献,也希望慈济不要过于制度化和专业化。我们必须始终保持一线服务的接触。

事实上,不仅慈善组织需要“始终站在第一线”,企业和机构也应该保持对第一线客户的感情和理解。

多中心组织并非事事都依赖高层管理人员,而是遵循一套共同的价值观,并依靠自己在前线的判断。如同skype或互联网一样,只要遵循一套标准程序,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它。与科学技术的标准程序不同,价值的理解和实现涉及主观认同。慈济功勋协会的义工系统遵循这个循环组织。每个人都必须在前线服务。高级志愿者和初级志愿者都在前线服务。

慈济创立的循环组织分为和谐、和谐、互爱与合作。合和以大城市为范围,由最有经验、最能实现慈济核心价值观的志愿者组成。呵呵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地区,有一群强有力的志愿者负责计划和协调工作。互爱由几个社区组成,相关团队负责分配工作。合作以社区为基础,负责具体实施。无论是志愿者,友好的志愿者,还是彼此相爱的志愿者,一个人都必须加入一个团队作为志愿者——在第一线。

因此,释证严大师称这个组织为“四合一”,不是四个班,而是四个平行的圆圈。每个圆圈可以满足第一线的需要,并执行第一线的工作。

慈济也坚持本土化的理念。当当地志愿者在社区遇到灾难时,他或她会立即开始救灾。他或她没有咨询总部,而是根据慈济的价值观和信仰直接开始紧急救援。这并不是说总部不重要,而是说一切都像救灾一样紧迫。社区将自发和立即发起这一行动,首先是救援,然后通知大会提供援助和支持。这是哈佛大学伦纳德教授精心设计的一个机制,它既是中央的也是地方的,既有中央的也有分散的。

社区志愿者可以自由思考社区中的各种服务。志愿者可以自由参与慈济的各种服务项目,包括慈善、医疗、教育、人文、环保、骨髓捐赠等。志愿者只要符合慈济的核心价值观,就可以创造新的服务,自己组织各种工作。

这就是“液体组织”的概念。像水一样,慈济志愿者在任何有需要的地方都可以找到。第一线服务可以持续激发一个人的同情心和柔软度,而不受僵化的官僚作风的束缚。这是液体组织的理想选择。

这种水状液体组织的动能使慈济在世界各地拥有多种组织类型。慈济在美国、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都有结构良好的分支机构。这些分支机构拥有慈善、医疗、教育和人文机构,并设立了自己的主席,负责规划各种当地职业和工作。

南非和莫桑比克也有组织松散的志愿者组织。在这些国家,邻居、亲戚和朋友在社区里一起做慈善。

没有等级制度,没有首席执行官,只有有经验的志愿者和模范人物来领导或陪伴他们。像南非志愿者一样,潘明·沃特驱动着成千上万的当地志愿者。他说:“我没有领导他们,我只是陪着他们,让他们自发地思考他们应该为社区做些什么。”南非发展起来的照顾艾滋病孤儿的工作是当地志愿者的心血。这也是世界上95个国家中慈济志工以照顾爱滋病孤儿为使命的唯一地区。

区块链的信念是去中央化,不是去中央化,而是多重中央化。在相同价值观的包围下,我们可以根据环境的需要,创建对环境最有利的使命。这项任务可以是在公共福利或商业领域。去集中化可以描述和解释为什么点对点商品交易方便快捷。多重集权适合具有相同价值观的不同成员在各自的领域工作——这是一个流动的组织,而水组织将赋予人类社会无尽的创造力。

资料来源:中外管理

pk10网站 江西快3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福彩快三